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狩神1


                                               一


    在敲門聲響起前,前一晚被莫名叼回來的兔子張開眼,抬起頭見到那原本將牠捲在懷中的白狐狸已經變換成一把傘,銀灰色的金屬武器。

    兔子並沒有因這樣的畫面而受到驚嚇,只是下一秒那道很不牢靠的鐵門被強烈地敲打而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響,床上的人也因此翻了身確沒要起身的意思。

    門外的人似乎沒什麼耐性,敲打的聲音越來越大,兔子長長的耳多抖了抖似乎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噪音,床上那人也跟牠有同樣的反應,眼睛半瞇著起身。

    在門外的人進入前,兔子已經先一步跳到桌子底下,映入牠眼裡的是兩位女性及一隻黑色的貓,其中一人見到男人時馬上推著他進入,嘴邊還唸著許多話,走在最後頭的黑貓,金瞳望了牠一眼後似乎是確定沒有危險性,就習慣地跳上男人的床趴下。

    整個屋子裡都是帶頭那名女性的聲音,被唸的男人只能抓抓頭髮進洗手間去讓自己清醒。

    邊說話邊將另一名女姓手上的籃子放在餐桌上,突然間似是感覺到什麼低下頭,女子蹲下身看著桌下的兔子,「咦?怎麼有隻兔子。」

    「挺可愛的。」另一名女子也跟著蹲下身子,手卻伸向前去。

    「不會有危險?」

    「果果放心,火舞流炎還在那邊。」看了眼床上躺得很舒服的黑貓,手還是伸向前,但不強迫兔子要回應。

    「你們兩個蹲在哥的桌下是在挖寶嘛!」清理過後,手上已點好了菸,灰白色的煙霧微微飄散著。

    陳果,也就是這間子的主人,一大早見到男人連早餐都還沒吃就點菸,氣得將菸搶了過來作勢要丟出去,男人緊張地奪回。

    「哥不抽總行了吧!老闆娘手上留情啊,這可是哥的命。」

    「誰管你的命,不是說了不准一早就抽菸的!」雖然菸被搶回去,但陳果隨時看著。

    雙手舉起,「是是是,不抽不抽。」將菸弄熄後放回桌上的鐵盒裡。

    「桌上的食物快點趁熱吃了。」

    「是。」準備坐下時,一手勾起桌下的兔子放到桌面上。

    兩位同時看著兔子,男人敲敲桌面,「別看了,這是千機的儲備糧食。」

    「聽你在胡說八道!」陳果立刻反駁回去,也不想想他那隻千機能力弱到可能連一般人都看不上,還說要把其他狩神當食物?

    雖說狩神可以將比自己弱小的狩神吃下,增強自身的能力,但如此只會讓狩神變得難以駕馭,一般除非必要,否則不會冒如此的險。

    「哥可不說謊的。」

    「還說!」

    「好啦,果果讓他吃東西吧!等等食物都涼了可就不好。」身邊的女子及時阻止兩人再吵下去,應該是說阻止陳果再繼續唸,因為她知道葉修,也就是眼前的男人可不會真聽進去。

    葉修看了唐柔一眼,表示出些許感謝之意,後者對他笑了笑,他也不在意被對方罵,將一小塊的麵包放在兔子的面前,紅紅的大眼抬頭望著男人,又看了看麵包。

    陳果可看不下去,「狩神不吃人類的食物。」從隨身帶著的腰包裡拿出幾顆一級的蒼魂石放在兔子面前。

    「吃這個吧!」

    「呵…」

    「笑什麼!」

    兔子望著眼前的兩種食物,最後選了麵包,小小的牙齒咬著一小口一小口,陳果及唐柔沒想到,「咦?牠不是狩神?」

    「誰跟你說牠是了。」倒了一小蓋子的清水放在兔子面前。

    「我明明就感覺到波動了。」看了身邊的人一眼,唐柔只是微笑沒有說話。

    「老闆娘你是還沒睡醒吧。」

    「葉修!」

    「行了,老闆娘這麼早來有什麼事?」

    「說到這個,我想快過年了,等等要跟柔柔去買些過年要使用的東西,你給我來幫忙提東西。」

    葉修臉色一白,「老闆娘…哥可以替你顧店的。」

    「不需要,店裡有其他人在。」一點轉圜餘地都不準則給。

    看著陳果臉上表情寫著你說再多,我決定的事就決定了,葉修嘆了口氣,「行…哥去就是了。」

    「你快點吃,等等我們再過來找你,對了也會拿點兔子的食物過來。」邊說邊拉住唐柔的手準備離開,才走到門邊突然停下腳步。

    「對了,牠叫什麼名字啊?」

    葉修低頭望著那吃了幾小口麵包就不動的兔子,一手撐在下巴邊,漂亮的手指撫摸上有著柔軟毛髮的額頭,「嗯…小周吧!」抖了抖身體,兔子那紅紅的大眼抬頭回望。

    「小周?這什麼怪名字啊!算了隨便你。」陳果想想從葉修來到興欣,他的行為就常常不在常理之內,只要別惹什麼麻煩事就好。

    門關上前,唐柔的狩神回望了眼千機所在的方向,才跟著離開,而原本倒在一旁的千機瞬間變回雪白色的九尾狐狸的樣子,跳上桌面把陳果原本給兔子的蒼魂石吃下。

    輕輕拍著狐狸的頭,「愛吃鬼,再吃下去可壓不住你的波動啊。」

    「啾!」狐狸回應了聲,像是在說自己才不是愛吃鬼。

    

    隨便套過衣物,將兔子放到床上,千機也跟在兔子的身邊,還不時蹭蹭葉修的手,而名為小周的兔子也接受到撫摸。

    「這時候就會來跟哥撒嬌啊。」抬頭面對窗邊的位置,「好好在家待著,想放外面兩隻進來也是可以,但別給哥拆房子,我可不想被老闆娘殺。」

    「啾啾!」

    「而你呢。」

    接受著業修的撫摸,不知怎麼回應對方,「等哥回來,再好好研究是怎麼回事。」

    等這家暫時的主人出門後,千機快速地從窗戶的位置跳了出去,回來時帶了一黑,一灰的豹回來,兔子在見到時從床上跳下停在牠們面前,兩隻豹在比自己還要小上許多的兔子面前趴下。




-----------------------------------------------------------------------

好虐啊~~~~

光第一章我打了快一星期其實是因為我開著劍三邊做任務邊打所有才...

如同那句說得好

一入劍三深似海,稿子從此是路人(被打臉

今天把可以發上來的部份打完的原因是因為在排很虐的JJC場...

到底是系統阿達還是我們被詛咒明明有兩隊在排應該很快就能進去尼馬一場竟然讓我們等上10分鐘

張英你是在睡覺還是滑手機你說啊你!!!!

所以我默默把文打了一部份起來

漫長的等待等到我肚子都餓了想著要不要去煮泡麵但好麻煩啊(喂

來去睡好了(躺床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