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十一


                                        神悼十一




「嗯,你先回去吧。」

「是…」

「Sif,你留下,我有話想問你。」

「是!」看著那道紅色離去,回頭看向神后。

「別擔心,我只是想問清楚,你今早所見到的真的是Lucy?」

「我不能保證那位女性就是Lucy小姐,但的確有位黑髮的女子從Thor的房間離開。」       

「那麼還有見到什麼呢?」

「那名女子似乎很緊張,走路時還差點跌倒。」Sif思考所見到的畫面。

雖然她見過不少人從Thor房裡走出來,卻沒有一個如那人般帶著恐懼,「還有,因為她沒有穿著鞋子,我見到她後腳跟處有道長長的疤痕。」

    Frigga的身體一時有些發軟,Sif馬上緊張地扶住,她一手撐在額間,那真的是……

「神后。」

「謝謝你,Sif這樣就夠了,Thor與Lucy的事,我會處理的,你去陪陪他吧!」

    「是的。」見侍女已經上前來扶住Frigga,她也不再多留,但以神后的反應,Sif知道那名女性一定是Lucy。

    Frigga想著要去見Loki,好好地給他一個擁抱,但這樣不就代表她已經知道所發生的事。

這樣他會怎麼想,若是真有了Thor的骨血,她又該如何告訴那孩子。

    Frigga只能乞求,不要讓Loki面對到那些難題。

「如果Loki來,馬上讓他來見我。」對身邊的侍女說著。

 

    半個月過去,Frigga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詢問著小兒子的身體有沒有什麼狀況,後者只是笑著讓她別擔心,自己已經沒事,她也不願再多提。

而Loki這些日子待在寢宮內,無論Thor怎麼去吵一樣無法見到人,這樣的情況,她無法解決也不願出手,畢竟在那樣的事發生後,能夠裝作沒有發生過,已是Loki最後的底限了。

而經過多日來的尋找,Thor得不到Lucy的消息,以為能夠尋求得到的幫忙,他那親愛的弟弟連一句話也不願意與他交談,若不是他真拆了寢宮就得不到對方的幫忙,他早就將人拖出來。

午宴前,在Loki要再度躲開自己前,一把將人強行拉到較無人會經過的地方。

看著走在身前的男人背部,若是可以他真想一刀捅過去,已報這些日子因為那夜的事讓自己心煩意亂而不受控制的法力。

就在他思考怎麼捅死對方時,腳步停下,下一秒被壓向牆面,被牢牢地鎖在兩手之間。

對上那有如海洋般的雙眼,Loki偏過頭去,不願與他有太多的接觸。

「哥哥,你這樣可會讓我趕不上午宴。」

    「你在躲我?」扶住他的後頸,讓臉面對自己。

    呼了口氣,嘴角揚起,「我聽侍女說了,你找了我半個月,我剛好正忙著一些事,你要是真要把這些解讀成躲,那我也沒辦法。」

「Loki,我不是來跟你談論躲不躲的事,我需要你的幫忙。」

    「我拒絕。」連話都不讓對方說出,直接否決Thor的話。

    「Loki!」

    「母親對我提過這事,我拒絕。」

    Thor用力地解釋著,「母親只是誤會我跟Lucy的關係,只要讓找到Lucy──」

    「這事我無能為力。」

    「為什麼。」

    「我無法找一個不願意出現的人。」

    「什麼意思?」抓住他的雙臂,「Loki不要鬧脾氣,她真的對我很重要。」

    碧眼瞇起,「哥哥,你若是認為我在說謊,隨你。」

    「若對方真的如你所說的那般重要,她就會感受到,一個根本不願承認那夜的女人,你又何必那麼執著要找到她。」

    「她又跟那些爬上你床的女神有什麼差別。」

「別把Lucy跟其他人相提並論,她跟那些女神不一樣。」

    雙手一擺掙脫了兄長的禁固,「這我可不知道,畢竟我連她的面都未曾見過。」

    「Bother,我是真的需要你的魔法。」

    Loki笑著,「喔…阿斯嘉特無所不能的雷神,竟然要利用起魔法這種小玩意了?」

    「你就一定要這樣說話嗎?」Thor看不慣他陰陽怪氣的模樣。

    「難道對你來說不是嗎?」

    「Loki!」

    突然將臉靠近,只差一點就能吻上對方的唇,「你要是太過激動,等等你那些好友又以為我做了什麼傷害你的事。」

    退開身子,也退開到能讓人看清兩人動作的位置上,Loki側過臉,視線落在不遠處那四人。

    「你的朋友能夠為你做到一切,根本不需要我。」

    輕笑了一聲,不顧Thor張開的唇想說出什麼話,這些他都不想聽。

    Thor不讓他離開,緊抓住的手腕,「Loki。」

    「哥哥,再不過去,母親會擔心的。」

    「你到底在生什麼氣。」

「我有什麼好生氣的。」

    「那就轉過來面對。」

    「我想我已經拒絕,你說服不了我。」

    「轉過來。」

    「午宴已經開始了。」

    Thor直接將人扯回來,無視被拉扯的人背部狠狠地撞上牆面,「你要去哪裡!」

    脫口而出的咒罵被一瞬間的劇痛蓋過,就如被人從肚子裡拿著尖鎚不停地敲打著,一手捂在肚子上,疼得Loki臉色發白。

    「弟弟,不要再演戲。」他剛才那一下根本沒有用力,又想作出什麼來。

    用力甩開那自以為是的兄長,肚子裡傳出的痛讓他單腳跪了下來,Thor才發現到他的怪異。

    「你怎麼回事。」

    「不用你管,放手。」

    「不,你得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滾開!」

從來沒有在Loki臉上看過的表情,讓Thor的手不自覺地鬆開,拿回自由後,用盡全身的力量撐著牆面往前走著。

    但沒有如他所願,肚子裡再度襲來的痛楚讓Loki無力地跪坐在地面上,這丟臉的模樣讓他氣得緊咬下唇才能把呻吟吞回喉嚨內。

    本來不該上前,但情況看來真是不對,Fandral馬上讓Thor帶Loki去治療室。

    面對Thor伸來的手,已無力揮開,只能被強行扶起,見到Loki那蒼白的臉色,他也不管是真是假,將人橫抱起直往治療室而去。

    在場其他四人都被Thor的舉動嚇一跳,但沒有再多說,就算想告訴Thor是在騙人,他們也開不了口。

    畢竟那模樣看起來似乎真不是假的,只是他們並不大相信,說不定又是一場惡作劇。

    在治療室內大吼大叫,無視那些被他驚嚇到的人們,只想著讓懷抱裡的人能夠快點結束痛苦。

    見到二皇子的模樣,他們也不敢多說,快速地替他查看身體的狀況,只是卻未想會是那樣的情況。

    緊握住弟弟的手,撫摸他滿上汗水的臉,見治療師竟然在稍微查看後就退開,完全沒有要替Loki治療的狀態。

    「你們還不快動手,是要讓我弟弟痛死嗎?」Thor的激動讓他們嚇一跳卻又不敢多發言。

    「煩請殿下不要驚嚇其他人,已經讓人去請神后過來」

    「為什麼要請母親,Loki到底怎麼了?」

    「Thor冷靜點,你這樣叫,Loki也不會比較好。」Fandral拉回急得差點要對人動粗的皇子。

    躺在治療台上,Loki雙腿往上縮起,痛楚將外界的聲音阻隔,若不是還有著一絲驕傲,否則一定會痛呼出聲。

    手再度被握緊,「沒事的,我在這陪你。」Thor不停在Loki身旁說著話,第一次面對如此的狀況,他身為兄長卻什麼也做不到。

    Frigga的到來,讓治療師們都安心下來,見自己孩子那痛苦的模樣,馬上詢問情況。

    而治療師在旁人聽不見的音量下低語,將所發現的告知神后。

    知道事實的神后驚訝地退了一步,治療師馬上出手攙扶,Frigga苦笑著告訴她自己沒事,也請其他人都退下。

    「母親,Loki他……」

    「Thor你也出去。」

    「為什麼,我要知道Loki是怎麼了。」

    「若你想讓Loki能夠平靜下來,你就快出去。」

    「我……」見Frigga強硬的態度,Thor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關上門,外頭完全無法得知裡面所有將要發生之事,Thor不停在門前走動,他靜不下心來,總有感覺,自己的離開將會永遠失去什麼。

    可他又無法見Loki那痛苦的模樣,身為阿斯嘉特的皇子連保護自己親人都做不到的無能為力,讓他深深地決定要擁有更強大的力量。



2018-02-16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