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十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98xZaVMlVKKB-jh03V_rGzLTHSZO-VqRjp9fgZAQXrfOcw/viewform  印量調查處     


                                             神悼十



   水晶宮

    侍女見到女子出現,馬上帶她進入,Frigga見到Loki的女性外表,並沒有太大的驚訝,似乎這本來就會出現。

「母親,我為什麼又成了這樣子。」Loki不止一次地試著將自己變回原來的樣子,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他不得不親自來尋求母親的幫助。

「為什麼!」

「冷靜下來,Loki。」握住他的雙手,見他連鞋子都沒有穿就直接在冰冷的地板上,馬上讓人拿來新的鞋子,好讓他穿上。

「我…我到底怎……」Loki喘著氣,他如何也冷靜不下來,特別再發生過那件事後。

「聽媽媽的話,深呼吸。」帶著他吸氣吐氣,平穩情緒,直到顫抖不已的身軀慢慢地靜下。

    替他擦拭臉上因緊張而流下的汗水,Frigga知道自己不能說,可見到孩子如此害怕痛苦的模樣,她又該怎麼做。

「沒事的,很快就會恢復。」

「母親,我為什麼……」

「或許是法力上的問題,你最近有頻繁地變化成另一個人嗎?」

Loki沉默了會,點點頭,他的確為了作弄Thor……

不能想起方才的畫面,也不能讓人知道他們發生過什麼事,張開的嘴再度合上。

「你現在還在成長的過程,法力上難免有失控的時候,再如何厲害的魔法師都無法保證自己能真真正正去控制所有的魔法,所以不用緊張。」

「這樣,我什麼時候能變回來。」他不能用這樣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大約如同成年時那般,三至四日的時間,這段時間就在這裡住下吧!」握住他的手,給予他安慰。

「不了,我想回去寢宮。」

「但是……」

「母親,會找我的人並不多,而且我要是關上門,誰也進不來。」淡淡地說出帶著一些些殘忍的話。

「Loki。」不贊同他所說的。

    Frigga留不住他,只好讓他有任何問題一定要來告知自己,看著那將自己遮蓋住而逐漸遠去的身影,她深深地嘆了口氣,總有一天他們將要把事實說出口,只是Loki會有怎樣的反應,連她也猜不出。

    在Odin將孩子帶回來時,她就研讀過有關冰霜巨人的所有記載。

    冰霜巨人沒有所謂的女性,皆為雌雄同體,在成年後顯現出較為強大的一方,而後將在每一年有一段發情期,那將是他們蘊育後代的最佳機會,而Loki身上有著Odin所給予的神力,所以才會沒有每一年皆有變化,但如此突如其來的狀況並沒有更好。

    若是沒有成功受孕,冰霜巨人將於發情期後變回雄性,而成功後孕的冰霜巨人將於受孕的當天變回原來的模樣,以告知眾人肚子已孕育生命的事實。

希望當在公開時,大家還能如現在這般平和地生活在一起。

    Loki不信自身的變化是因為法力失控,但他不願反駁Frigga所說的,卻也想不出任何可能性,而現在他必需將自己藏起到誰也找不到的地方。

特別是……

注意到前方的聲響,他馬上躲到一旁的樹叢中,只見一道紅色的身影快速走過,他的身後跟著另一名黑髮女子。

不想多看一眼,他怕自己衝出去送那人一刀,轉身消失在陰暗處。

回到寢宮,一陣強烈的痛楚從肚子傳來,Loki無法顧及外在地在床上滾動,只求減少痛楚,他不懂這是怎麼回事,而法力也在這時無法控制,根本阻止不了從身體內所傳出的鈍痛。

直到無法忍受地暈了過去,醒來只見自己已恢復成原來的模樣,而不是女性的外貌。

肚子的痛楚也已經散去,這讓他喘了好幾口氣,身上的黏膩讓他感到不悅,踏入浴缸前,鏡子映照出他赤裸的身體,上頭有著各種情慾過後所留下的痕跡,按著鏡子上的痕跡一道道撫摸,帶著的刺痛讓他一怒之下將鏡子爆開。

不想去多看,也不能去多想所發生過的,就當作一切都是假的。

將自己沉入浴池內,把一切都如鏡子那般消散。

 

    得知Thor到來,Frigga慶幸Loki已經離去,否則當年所喜愛的女子再度出現,她還不知道大兒子是否會作出什麼舉動來。

侍女才剛通報,人已經不顧一切般跑進來,「Thor,怎麼這麼急燥的樣子。」

「母親,你見到Lucy了嗎?」

輕拍在孩子肩上的手微微一震,「怎麼會突然問起她呢?」

    「母親,請告訴我,她在哪裡?」緊緊地抓住Frigga的手,只為了得到那人的消息。

「若你要找她,總有個理由吧。」

    Thor只想著找到人,他將昨晚所發生之事及Sif所見到的全部都告訴了Frigga,只想著母親總是會幫他的,這次也一樣。

    「你說什麼?」將手抽回,Frigga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母親,我想娶Lucy為后,請您答應。」

    Frigga不語,轉過身不願多看Thor一眼,想到Loki的模樣……

    「母親……」

    「你是什麼時候見到Lucy的?」

    「前些日子,在酒吧外。」

「除了你之外還有人見過她嗎?」

    「昨夜在酒吧前與Fandral見面,一起喝酒。」

「所以你將喝醉的人帶回宮殿?」

Thor緊張地解釋,「不是這樣的,母親我是真心喜歡她,不管如何我都想娶她為妻。」

身旁的女子因他的話,內心一陣傷心,只是低著頭不願表現出來。

「若是真心,那她現在人呢?」

「…她走了,Sif見到她往水晶宮來,母親你是否有見到她。」

「若是如此,她並不認為這是真心的,所以才離開你。」轉回來看著大兒子那緊張的模樣。

    「母親──」

「我沒有見到,若是有,我相信她現在並不想見到,如此我更不可能告訴你她所在之處。」

    Thor還想解釋,但Frigga不想再聽,還讓他先離開,身為兒子他是信任母親的,若她說沒有見到,那就是沒有。

「抱歉,是我打擾到母親了。」他必需想別的辦法找到人,他要了解對方到底是怎麼想的,經過一夜,一切都不同了。

她對自己難道就沒有一絲感情嗎?


2018-02-13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