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九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98xZaVMlVKKB-jh03V_rGzLTHSZO-VqRjp9fgZAQXrfOcw/viewform

印量調查處     

                                    神悼九


「Hi,Loki。」Thor略帶緊張的模樣擋住了弟弟的去路。

雖然昨晚進展得很好,但那個地方他答應過不能帶任何人去的,破壞了這個約定,Thor怎麼想都覺得對Loki不公平,一早就等在弟弟的寢宮外。

「哥哥。」挑挑眉,「看起來似乎有事有跟我說?」

「對,就是……」後面的話沒有傳出來。

「嗯?」

抓了抓頭髮,雖然想著要告訴Loki,但是他不知怎麼開口才好,更不知道弟弟會不會生氣,畢竟……

他們很久沒有好好聊天。

「我……」

「所以是有什麼話讓我們偉大的雷神如此說不出口。」

「Loki,我不喜歡從你嘴裡聽到這種喊法。」明明就旁人會說出同樣的話,但在Loki嘴裡吐出的,Thor明顯能感受到完全不同的意思。

「ok,所以親愛的哥哥,到底有什麼事讓你一早起身沒有賴床,然後來攔著我前去用餐的路上呢?」

「就是我昨晚……」

「昨晚?」

又等了一會,只見兄長那張開好幾次的嘴巴一個音節都說不出來,「哥哥,到底有什麼話能讓你說半天還說不出口,該不會惹腦了什麼女神沒辦法處理的。」

    「女神,當然不是。」

    「那麼,麻煩你直接說出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

 

「Thor!」

 

女武神突然出現,截去了可能是Thor好不容易想要吐出口的字句。

「Sif……」

有著黑色短髮的女神出現,Loki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對方,「黑髮也是挺美的。」

Sif聽見他的話,狠狠地瞪了Loki一眼,另一手已經拉住Thor往外走。

「等等,Sif我……」

「有什麼話等見到其他人再一起說。」

揚起的嘴角在兩人的身影消失後沉下,手抬起向前,畫下幾道線條,他閉上眼……

遠處的金樹迅速枯萎成了一片死木,而手裡拿著的書本,一角如被火般燒得燻黑。

既然沒了約定,那地方也不需要存在。

對於再見到Lucy,Fandral沒想到當年的女孩能成為這麼美豔的女性,但他總覺得似乎在那裡見過,或許是身旁出現的女性太多,跟誰相似也不一定。

    Thor也沒想到會遇上Fandral,畢竟這時間他早已在酒吧中與女神們談笑調情。

    相見的尷尬在Fandral身上是見不到的,他馬上笑著與兩人打招呼,還邀請他們一同前去酒吧。

Thor本想拒絕,但身旁的女性卻答應了。

 

「Lucy小姐,許久不見,沒想到還能見面。」Thor被一旁的客人拉著談話,他們才能有機會如此對話。

最後見面,並不是那樣友好。

    面對Fandral,Lucy…

    又或是該說Loki,至少態度還算平和,他是那四人中最不讓Loki感冒的人。

「是的,許久不見。」

    「你和Thor什麼時候開始見面的。」對上那雙綠眼,Fandral馬上告知,「我並不是在懷疑什麼。」

「我遇上了一些事,他剛好出現。」

「原來如此,那麼我也該為從前的事替朋友們對你道歉,或許可以,我請你吃頓飯。」

「吃飯是不用,喝酒倒可以接受。」

     Fandral先是驚訝後馬上讓人送上酒來,漂亮的金黃色與Lucy非常搭配。

Thor好不容易回到他們身邊時,Lucy已經喝下好幾杯。

「這……」

    Fandral雙手一擺,這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知道對方就算會喝又是好友喜歡的人,當然更不可能作出灌酒的行為,但女子就在他眼前喝下好幾杯。

「Lucy?」坐在她的身旁輕喊。

像是感覺到Thor的溫度,忍不住靠了過去,「喝啊!」將酒放在對方面前。

「你喝多了。」想將女子手裡的酒拿開。

「沒有,我沒那麼容易醉的。」說著又是一口喝掉整杯酒。

「Lucy,夠了。」

指腹點在Thor的唇上,因酒精而紅潤的臉貼了上來,「噓,一起喝。」說著將放在Thor面前的酒也喝光。

    Fandral一瞬間見到自己的好友,整張臉通紅得快要冒煙似的,他決定不看這種傷眼睛的畫面,轉頭繼續與女神們聊天。

Thor已極力在阻止,卻還是抵不過Lucy的動作,只能在對方接過酒要喝時,直接把酒搶過來直接喝光。

Loki覺得不對徑,這樣的喝法不是他會做的事,而且這樣的酒精並不足以會讓他醉,可他現在只感受到天旋地轉,是因為變成女人?

不…

就算外表變成女人,但本質上並不會改變,可他想不通…

也沒那麼多心思可以想,似乎整個人只想泡在酒裡。

Thor一把抱起已經醉倒在自己懷中的女人,「我先帶她回去。」

「祝你好運。」給了他個曖昧的笑。

「別開玩笑。」他不想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那種事,這是對雙方的不尊重。

踏出酒吧,突然間他才想起自己不知道Lucy的住處在哪,低頭看著醉昏的人,低頭往她額間一吻。

躲過侍衛的視線,偷偷將人帶回自己的寢宮內,本想將Lucy放在客房內,但一想她要是半夜醒來找不到人是否會害怕。

最後放在自己的床上,Thor在心底不停地說著,他什麼事也不會做。

當懷裡的人碰觸到床的瞬間,張開了雙眼,碧綠色的眼睛帶著矇矓看向在自己上方的人。

「Thor……」

「Lucy,我不知道你家在什麼地方,所以將你帶回來了,放心你就在這睡一晚,明日我就送你回去。」

撫上她有點發熱的臉,「現在感覺如何?想喝水嗎?」

歪著頭,雙手突然舉起環住Thor的脖子,「抱抱……」

Thor因她的舉動而發愣,鼻息間聞著女子特有的香味,但還清醒的腦袋告訴他不能再這樣下去。

扯開環住自己的手,身下的人馬上發出抗議的聲響,Thor解釋著,「這樣不行,我不能傷害你。」

「不要。」抓住Thor的頭髮不放。

Loki不管他說什麼就是不願意放,哥哥總是騙人,他只要一放手,哥哥就會丟下他自己走掉。

「Lucy…這樣真的不行。」

「好吵……」仰起頭一吻,將那聲音壓下,不知是否因為Thor嘴唇上殘留著酒液,女子還伸出舌頭舔了幾下。

見到Thor傻愣的模樣,Lucy笑著,「呵呵……」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嗯?」臉頰與臉頰蹭了蹭,渾身的熱度感受到另一個人的涼意,忍不住貼上去。

「喜歡…」冰冰的……

「真的是喜歡嗎?」Thor感受到心臟風狂跳動,這比他去跟怪獸對戰還要來得刺激。

Lucy突然嘟嚷著,「不喜歡…你都讓別人欺負我。」一把又將人推開。

想到當年發生的事,沒想到她這麼記仇,Thor只覺得這一切都太可愛,「不會,絕對不會再讓人欺負你的。」

「等你成為我的妻子,誰也不敢亂說話。」

「沒人,會欺負我?」覺得還是抱住Thor比較舒服,再度將人拉回。

「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像是在思考,過了好一會才點頭,「嗯。」為這答案展露出笑容。

 

這是答應他的求婚嗎?




在帶著熱力的懷裡甦醒,碧綠的雙眼看著前方,先是注意到自己一頭長髮沒有變回原樣,而下一秒瞬間清醒,身體也在這驚嚇下動了,伴隨著酸痛傳上腦後,而腰上的手也因她的動作而收緊。

躺在她背後的人抬起身體,下巴靠在她圓滑的肩上,「醒了?餓了嗎?」Thor馬上就感覺到懷中的人全身僵硬。

「Lucy?」

「放開。」冷得如要結冰的語氣,一點都不像是相愛的兩人在初夜後醒來的早晨那般甜蜜。

「怎麼了?」不懂她怎麼突然生氣了,「是我昨晚太粗魯了嗎?」

「我說,放開。」

Thor如她所願將手收回,只見懷裡的人急著起身,而雙腳在碰觸地面的瞬間失力地摔下。

「Lucy!」急得將人扶起,「怎麼樣?有沒有摔傷。」

扯著被子,將自己整個人包起來,身體不停地顫抖著,Thor見她臉色蒼白的模樣,心都疼了。

「你到底怎麼了?」想要撫上她的臉的手被拍開。

「別碰我!」

「我們怎麼…我們怎麼能……」張大口喘著氣,她說不出口已經發生的事。

從心底泛起的冷意讓Loki完全無法靜下心來,他們是親兄弟,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

若是父親與母親知道……

Loki不敢再想下去,抬頭看向自己的兄長,那擔心的模樣並不是虛假,但這一切都是錯誤。

「別擔心,我會負責,我說過會娶你為妻的。」緊握住她的雙手,像是要給與她勇氣。

「不,你不會。」將手抽回,這溫度不屬於他的,緩緩地起身。

「Lu…cy?」一同站起。

向著Thor抬起手,不管眼前的人想說什麼,Loki都不願意再聽,魔法的光芒在指間遊走,直打在雷神的額頭上。

在他重重地向後倒下時,Thor的記憶是那血紅色的雙眼所流下的眼淚。

施法後無力地坐回床上,全身的酸痛都在告訴他昨夜的瘋狂,不能再留在這裡,抓起被丟在地上的衣物跑離Thor的房間,他沒注意到身後不遠處的柱子躲著女武神。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