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七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98xZaVMlVKKB-jh03V_rGzLTHSZO-VqRjp9fgZAQXrfOcw/viewform  印量調查處     
                                   



                                  神悼七


「Loki!你為什麼要剪掉Sif的頭髮!」Thor氣得抓起Mjolnir找人算帳。

「喔…哥哥請不要再破壞我房裡的東西可以嗎?」合上正在看的咒術書籍,無奈地看著自己還蠻喜歡的花瓶被打破。

「你知道Sif哭得多傷心嗎?」一把將人抓起。

那個連在面對怪物都不會害怕的女武神,撲到他懷裡大哭,原本該是有著金色長髮的頭,變成被剪得亂七八糟的黑髮。

「我不過在替她完成夢。」

「別胡說八道!」

「我有胡說嗎?哥哥你怎麼不好好問問她呢?」看向門外已經將自己包起來不願見人的女武神。

「馬上把Sif的頭髮變回來。」

輕拍Thor的手,雷神馬上感受到刺痛,鬆開緊抓的領口,只見一條泛著綠色鱗片的蛇緩緩地從Loki的袖口爬出。

「你!」

「放心,無毒的。」

「我不跟你開玩笑,立刻變回來。」

「見她老是一副期望的眼神看著那些黑髮的女人,我以為她也想要一頭黑髮。」

Sif聽著,見Thor看過來時,將臉整個遮住地跑走,不管其他人怎麼喊都不願望回頭。

「Sif!」

「或許我剪頭髮技術有點差,不過再留長點應該就會好多。」

「變回來!」

「哥哥…你何必硬要我變回來,我記得你也喜歡黑髮,多一位女神在旁邊賞心悅目,不是好事?」

「是誰說我喜歡的。」Thor不知為什麼從心底不想讓Loki知道Lucy的存在。

Loki笑著,「哥哥,你的表現太明顯了,我可沒有瞎。」

「不管我喜不喜歡,你這樣強迫別人就是不對。」

「那你現在這樣強迫我也不對吧!」

Thor實在不想跟Loki說話,與他對話,自己永遠都說不過他,直接抓住人拖出門,用行動解決事情。

而Thor走出房間,回頭所見,拖著的人已經成了侍女,而Loki卻已在走廊另一邊。

急忙鬆開那個已經興奮得不知該怎麼反應的侍女,正好她也是黑髮,這些日子以來,Thor的做法讓她以為自己也有機會,卻未想對方已經放開跑向二皇子的方向。

Thor趕到Loki的位置,後者早已不知跑到什麼地方去,氣得他一拳打向牆面。

本來以為從前的那個可愛,至少比上現在是可愛的弟弟回來了,卻未想到只是為了作出更大的惡作劇,好些日子的冷戰。

Loki只會淡定地拿著書走過身旁,似乎一點事都沒發生過般,這對Thor來說簡直是怒氣難消。

     Frigga不認同的眼神看來,Thor無法解釋,Loki則是眨了眨眼微笑。

這樣身為哥哥的Thor見識到自己完全搞不定這弟弟,他不懂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難以溝通。

從前他們兩人不管到何處總是在一起,轉過頭見到的永遠都是Loki對自己的笑容,後來笑容漸漸少了,更多的是面無表情,或是皺眉地回應他。

他不管與Loki談了多少次,後者說的都是『沒事。』

但他不這麼認為,與母親談論Loki時,雖然字句都是要自己多照顧弟弟,但語氣中總帶著一絲他不能理解的難過。

    握住酒杯的手往桌面上一敲,Thor看著這充滿了酒氣與吵鬧的四周,再看向身旁坐著的朋友,Volstagg一如往常地不停往嘴裡塞東西,Hogun則是面無表情地喝著酒,偶爾躲開因Volstagg開口說話而噴出來的食物,Fandral身邊已圍了四、五位女性,有說有笑,而會與他們一同前來的女武神還待在家中不願見人。

    突然間感覺到一陣悶,說不出口也不知向誰吐露,拍了拍Hogun告訴他自己先離開一步,其他人也向他揮揮手。

    走出酒吧,深深地呼了口氣,正思考著要回宮殿還是該去找Loki再談一談,這次他會保證不把Mjolnir放在他胸口上。

    不遠處傳來吵雜的叫聲,Thor本不想管,不過就像一些酒鬼在鬼吼鬼叫,但見到那些酒鬼圍著的人時,他已經一把將酒鬼們丟到旁邊去。

「Lucy?」

「……好久不見。」驚慌的眼神因他的出現有了一絲安心。

氣氛中帶著一絲尷尬,下一秒就被襲來的拳頭打散,兩人已經被丟出去的男人們包圍。

Thor一手護住身後的女子,另一手一拳打飛一個,在不能隨意殺人的情況下,Thor抓起女子就跑了起來。

一同躲進窄小的巷子中,只能面對面靠在一起,因呼吸而起伏的胸口也同樣貼在一塊。

紅著臉想要退開些,但雙手只能放在Thor的胸口上作一個隔絕的動作。

不時注意著外面的動靜,直到似乎安全時,「謝謝你,我該走了。」

人剛踏出巷子一步,Thor馬上將人拉了回來,整個人靠在他胸口上,「等等。」

話剛說完,那些人在外頭跑過,Thor帶著人躲到陰暗處。

感覺到腰上傳來的熱度,綠色的眼睛閃過流光,抹上豔色口紅的紅唇嘴角揚起,這些當然是Thor看不到的。

又帶了一會,確定真的聽不見聲音,想來也是放棄,他們一同走出巷子,「謝謝。」

手腕被拉住,「你一直在城內?這麼多年我都沒見到你。」

「不是…最近才回來的。」遲疑地抬頭看向Thor,「還有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

「我以前說了很難聽的話。」

「不,你說得很對,那是我的錯。」

「嗯,我該走了。」看向被抓住的手。

「我還能見到你嗎?」當初的喜歡,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般經過時間而慢慢消散,見到她的出現才感覺到,原來『她』還一直都在心底。

「有緣的話。」

「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在Thor還想開口前,指腹點在他的嘴唇上,「讓你的朋友見到,就不好了。」

「他們不會說話的。」

搖了搖頭,拒絕他的要求,Thor不想再見面就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強迫,也就看著她離去。

接著幾日,總是在回神時,Thor已經不見人影,或許連三勇士都不清楚他跑到什麼地方。

身為兩位孩子的母親,見到Thor那副模樣,就知道他陷入戀愛之中,能夠從那時的情感中脫離,是件好事。

只是不知道這回Thor喜歡上的是怎樣的女性。

「Loki。」叫住準備離開的小兒子。

「母親。」優雅地行了禮。

「最近跟Thor相處得如何?」前陣子這兩兄弟還吵著架,就母親的角度看來,這次Loki做得真是過份了。

Loki不動聲色地回問,「這所提的是什麼呢?」

「你覺得我還能提什麼,要好好跟Sif還有Thor道歉。」

暗暗地呼了口氣,「我那是為了幫她完成心願,母親你也知道哥哥他喜歡黑髮的女性,Sif那頭金髮可不附合。」扁扁嘴做了個鬼臉。

輕捏在兒子的臉上,「你這孩子。」

「OK,我會跟他們道歉,不過道歉也沒什麼用了,畢竟頭髮可變不回來。」

「總比你什麼都不做的好。」

「是,母親。」兩人相視而笑。

「還有一件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