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六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98xZaVMlVKKB-jh03V_rGzLTHSZO-VqRjp9fgZAQXrfOcw/viewform  印量調查處                          




                  神悼六



    等待夜晚的到來,Thor已經等不及,直接帶著Lucy趕到花園去。

    整理微亂的長髮,Loki本不想出來,想著該怎麼拒絕,而且母親在用餐時欲言又止的神情,比起面對Thor,他更想知道Frigga有什麼話要告訴他,是身體上的事嗎?

    若真是這樣,他沒有時間在這裡聽Thor說話,心思全在另一處,更不會感覺到Thor的異樣。

    畢竟他的兄長是個有什麼話就說什麼話的人。

    過了一會,仍然沒有聽見Thor說話,他已等不下去,「如果沒什麼事,我該回去了。」抬頭入眼所見是Thor用一種有點像是呆滯的表情看著自己。

    「不,我有話要跟你說。」垂放在身側的手握起拳來,似乎想要下定什麼決心。

    「嗯?」

    「我……」張開口,只吐出一個字,現在的Thor也很懊腦,面對敵人他從不怯懦,但現在話卻說不出口。

到底有什麼話可以讓Thor說不出口,Loki真想不出來,只是這是在拖延時間嗎?

    注意四周是否有怪異之處,真如他所想的,草叢中露出了Volstagg所穿的服飾的衣角。

    「我該離開了。」說著直接轉身,Thor急得又將人拉住,這讓Loki一時沒有站穩直接往後倒去,整個人跌進Thor懷裡。

    「小心!」

    Loki站穩發現兩人的動作,掙扎著要起身,Thor緊緊地扶住她的腰,「等等。」

    「你!」不知是氣出來還是真害羞了,紅著臉要脫離這尷尬的狀況。

    「噓,這是要送你的。」從Thor的掌心中突然冒出一道火光,一陣小型的煙火秀在他的掌心中展開。

    光亮照耀著兩人的面容,Loki被這畫面驚訝到,並不是因為煙火的美,而是從Thor身上見到了魔法?

「這是?」

    「這是我特別跟母親學的,只學了一點點,本來想要弄大些給你看,只是我對魔法一直不太在行,若是Loki在的話,說不定能夠辦到。」

    感受到懷裡人的身體一瞬間僵硬,「Lucy?你不喜歡?」

    「你只是為了讓我看這個?」這是在取笑我的能力只是用來變煙火嗎?Loki心底燃起一陣怒火,還帶著一些難受。

「不是,我是想說──」對上那雙因光線反折下所閃爍著的綠寶石,忍不住低頭往少女微開的紅唇上一吻。

「我喜歡你。」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吻嚇住,Loki驚訝得說不出話,被自己的哥哥告白?

「你呢?願意接受我嗎?」

「我……」

「啊!」草叢旁的人全在一陣驚呼中掉了出來。

Thor沒想到他們會來,「你們怎麼在這?」馬上向少女解釋,這不是他叫來的,Loki已經退離對方的懷抱。

    Fandral也沒料想會變成如此,他不想來卻被Sif強硬地拖來,他不是沒感覺Sif對Thor是帶著怎樣的感情,但很明顯Thor對她還未到友人之外的程度。

    「我們不過是想關心一下,沒想到Thor你也會這種魔法。」

    面對朋友間的關心,Thor是不會阻止的,「也只能學到一點了,這實在比我們當年打那隻大鳥還難。」

    「Lucy,你喜歡嗎?」

    

    大鳥……

    那翅膀如刀刃的火紅色巨鳥,Loki的腳跟似乎隱隱作痛。

 

「不…我不喜歡。」

    「那你喜歡什麼,我也能學。」

    「你學不會的。」看著眼前的兄長,露出難看的笑容。    

「我可以為了你努力。」

    「不需要。」

    「Lucy?」

    「你不需要為我做任何事,你的喜歡不過像是小孩遇到新的玩具那般的心情,多少女人能爬上你這阿斯嘉特皇子的床,而我沒有一點這樣的心態,永遠都不會有。」

    「小公主,你說得太過份了,Thor是真的喜歡你,要不然他身邊多得是女人。」Volstagg忍不住開口。

    「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心底懷疑著,認為我會傷害你們的皇子殿下那種情緒,難道不該為我的拒絕感到高興嗎?」如利刃般的話語一字一句地吐出口。

「我們沒有懷疑過你。」Sif認為他們沒有這麼做,不能隨她胡說。

    「那你們如犯人般一直盯著我的態度是為了什麼。」

    女武神說不出口,她對Thor與對三勇士是不一樣的,曾經她以為自己才是會站在Thor身邊最久的女人,但現在多了Lucy,出於女人間的競爭性,她怎能不盯著。

    「我相信我的朋友不會那麼做。」

    「皇子殿下,你所相信的,永遠都比你知道的真相多。」

    「Lucy你不需要這樣說話,就算你不喜歡我。」不能接受伙伴被如此對待。

    「這就是我的真面目,而你在沒有真正的了解時對我說喜歡,這樣的話不覺得可笑嗎?」

    沒人能夠回應她的話,Loki一點也不想與他們多說,這些虛偽的人卻說著他總是騙人。

    少女決然地踏出花園,Thor一瞬間想要衝過去問清楚對方到底對自己是有多厭惡,只是被Sif扯住不放。

    「她已經說成這樣,你還想去找她做什麼。」

    「或許真是我的錯。」在未了解對方前,就自以為地說著喜歡的話,如母親所提到的,她的確不會接受自己。

    「Thor。」拍了拍他的肩,Fandral只能如此安慰。

    

    趕回水晶宮的Loki,突然感覺到從體內傳出的痛楚,他喊不出任何一點聲音,完全無法控制身體地倒下,最後所見是一片的黑暗。

    再接觸到光線,映入眼裡的是Fandral那擔心的神情。

    「感覺如何?」

    Loki有點脫力地試著爬起身,被Fandral阻止,「你現在還不能起來。」

    「我怎麼了?」突然發現到自己的聲音已經恢復,摸上胸口,那兩個本不開出現在他身上的肉塊已經消失。

「我感覺到你的情緒有些激動,讓人去尋你時,只見到你倒在走廊上。」

    瞪大眼,怕自己的模樣被人見到,Fandral輕輕拍著,「當時你還未恢復,並沒有被人發現。」

「是嗎?」

「有感覺到身體上有不適的地方嗎?」

「還好,只是沒有什麼力氣。」

「這是正常的,不用擔心。」

    握住Fandral的手,「讓你擔心了,媽媽。」

    撫摸上還有點蒼白的臉,「為孩子擔心,這是作為一個母親該做的。」

「不過我該謝謝你。」

    「謝謝我?」

    「你沒有作弄Thor。」

    「這本來就是不對的,而且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是誰,怎麼可能會答應呢!」不自然地牽起嘴角想給Fandral一個安心的笑容。

    「或許吧!」Fandral淡淡地笑著。

    不懂那句『或許』為何,Loki再度睡了過去,Fandral看著熟睡中的人,她心底充滿了說不出口的擔憂,亦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

    

    Thor的初戀,在未發生前就已經被終結,雖然本人未多提,卻可以看出他對擁有著黑髮的女性有更多的注意,連坐在他身旁的Loki也感受到。

「哥哥,你盯著我的頭髮看,是想找出白頭髮嗎?」

    回過神,「當然不是,你還年輕得很。」

    「那是想換個造型?」說著就要動手。

    雙手馬上擋住Loki有可能的動作,「別動我的頭髮。」

「好的,現在可以告訴我一聲,你什麼時候喜歡上黑頭髮的女性?」在Thor的認知中,Loki是沒見過Lucy的,更不會在他面前提到那失敗的戀情,如此Loki的問題並沒有任何錯誤。

Thor緊握起拳,就在Loki以為他要生氣時,人已經站起身踏出圖書館。

這對Loki來說真是好事,他還沒有多餘的心情去顧慮Thor,將自己所學,所努力的事當作笑話來看,沒有一刀捅過去讓他感受一下自己的痛,真是不是他邪神會做的。

    Lucy的消失,沒有讓Loki心中的疑問也一同消除,而是加深了他尋找答案的目標。

    無論翻過多少書籍、紀錄,沒有任何一條提到阿斯嘉特人民在成年時,會改變性別,而他為什麼會如此。

    他一直認為自己就是Odin與Frigga的孩子,就現在也是,但身體的改變不得不提醒他,有什麼地方是不對的。

    相關的咒語書籍,已經將圖書館內的全都翻遍,不死心地一次又一次地找著可能性。

    

    或許他只是個特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