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邊好像要自我介紹但我每次自我介紹都跟有病的一樣朋友都叫我藥別停,所以我還是算了(等等
匿稱就叫我月魂吧~雖然全名四個字但大家都習慣叫前面就好了啦~其實我想改名叫藥別停(你住手
全職的CP向,其實我是通吃派的,看到順眼就會跳進去翻滾再爬出來但如果太合我意就會如同從韓葉滾到周葉然後成了ALL葉
誰讓葉神真是整個超美味好吃的╮(╯▽╰)╭
我發現最近因為打了黃煩煩的話我現在打字都不愛斷句了該怎麼辦=口=
感謝文章知心好友看了我自介後忍不住給了我新的名字所以從今天起我叫
"月‧藥不能停‧魂"

(雷神錘基本)-神悼五



                                          神悼五



    為了不讓自以為是的兄長再把他拉出門,決定做起他最討厭的事,一疊書放在身旁。

    見到她就像見到自己那個愛讀書的弟弟,「書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有許多知識並不能在言語中得知,這些全留存在文字之間,書就是非常好的媒介。」

    「你現在的說話方式,跟我弟弟一樣。」

    少女閉上嘴,不想再開口,Thor以為自己講錯話,只有Loki才知道他是因為害怕對方發現真相。

    已經在花園看了半天的書,他有些訝異,Thor竟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風輕輕吹起長髮,抬頭只見Thor與Hogun正在對戰。

    每一刀每一劍劃過,碧綠緊緊看著那道紅色的身影,見到Thor差點被攻擊到時,她會緊張地抓著書頁,而Thor得到勝利時,嘴角忍不住揚起。

    那是他的哥哥,自稱為最厲害的雷神,當然如果以Loki的說法該是,不怎麼帶腦子出門的兄長,但是不能否認,他是真的很厲害。

    「看來,你很喜歡Thor。」

    收起笑容,「什麼意思?」皺眉地看向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Fandral。

    「你在為他緊張。」目光落在她手裡的書,已經有了好幾道摺痕。

    合上書本,「若是有人受傷,並不是我願意見到的。」

    「該說,口是心非?」光昨日一天就能看出Thor對這少女的態度,這可是Thor第一次追求女孩子。

    「你知道Thor很喜歡你嗎?」

    Loki一愣,「能夠讓殿下喜歡,是一件好事,我該覺得榮幸。」

    對於少女的反應,Fandral真不知要該替老朋友擔心,還是該想她的特別。

    「聽你的語氣,似乎並不感興趣。」

    「我不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麼,或是擔心我會利用殿下的喜愛做出對他不利之事。」露出有點嘲弄般的笑。

    「你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誤會了。」

    「是不是誤會,你們自己清楚。」Loki覺得自己這模樣也是有點用處,至少他們還不會太過明目張膽地對自己露出那種厭惡的表情。

    拿起書,淡淡地對Fandral點了頭,當作是禮貌性地表示自己要先離開。

    「Lucy?」

    Fandral走到想追上去的Thor身旁,「抱歉,Thor。」

    「怎麼了?」

    「她可不像你那些會自己爬上床的女人,要花點功夫。」

    一把拍到好友的肩上「別胡說,我並沒有……」

    「別裝了,大家都看得出來。」

    Thor看了眼旁人,除了Sif的臉色說不上好看,其他人都是曖昧地笑了笑。

    「我不是……」說著不有點解釋不清,不過他的確對對方有好感。

    就算是第一次見面,他就對她有著非常濃的熟悉感,似乎她就該待在自己身旁,連同出遊,不過是一個眼神,她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他見過的女性中,沒有一個能夠做到這程度。

    「或許是真的。」

    「如果是真心的話,可別放手。」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你待在這裡,沒關係?」

    Loki沒想到Thor能夠陪在他身邊這麼久,他們兩兄弟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一樣平和地看書。

    「當然沒關係。」

    「但你的朋友們?」

    「我們也不是每日都在一起的。」

    每當那雙碧綠的眼睛看向自己,Thor就覺得心底有種奇怪的顫動,Loki再度低下頭。

    原來能夠不需要每日都在一起嗎?

    我還以為他們就腰上綁了繩子一樣,去哪都要在同時行動才行。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不想與他一起而已。

    「你的弟弟,是怎樣的人?」突然間開口,Thor沒想到她會這麼問。

    「聽說他的魔法很厲害,所以想知道,若是不方便說也沒關係。」

    「喔…Loki的魔法是真的很厲害,但是武力完全不行,這樣作為哥哥的很擔心若有一天共同出戰,他會受傷。」

    「為什麼一直這麼認為?魔法在戰場上也能發揮很大的作用。」已經不止一次聽見Thor對他有這樣的評價,難道他有脆弱到隨便就會受傷?

    「該怎麼說呢……」Thor停頓一會,「可能是看起來像是惡作劇用的玩意吧!」

    「惡作劇?」

    「畢竟能夠直接殺死對方的武力就是比較強大,魔法還要先禁制對方的行動,再作下一個動作,這時多少敵人已經衝上來。」

    「如此不就是需要別人的保護,Loki他連Sif都打不過,我怎麼能放心讓他一同上戰場。」

    換了個動作繼續開口,「大家都看出來,魔法在阿斯嘉特是沒有用的東西,特別像Loki那樣的能力,大約是用來放個煙火看看的吧。」

    那是聽見Volstagg與其他人在聊天時所說的,Thor突然想到就說出口。

    低著頭的少女,已經快要將紙撕破,在兄長的心裡,他就這麼沒用?

    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像是笑話一樣,他的努力只為了能夠平等地站在Thor的身邊,與他同等地位,但是一開始就錯了?

    他的兄長根本沒看在眼裡,那些對他來說不過是玩笑。

「你不舒服?」說完才發現身旁的人臉色蒼白得跟紙一樣,忍不住想要撫摸她的臉,只是後者偏過頭去。

    「我沒事。」

    「要不要去讓治療師看一下。」

    「不了,我想回去休息。」

    「好,我送你吧。」

    「不用了,讓我一個人走走。」

    Thor不好強迫,但他想到少女只會在此留住幾日,有可能就要離開,有些話他要好好告訴對方。

    「那晚上花園見。」

    「……好。」

    頭髮遮去面容,Thor見不到少女眼底的紅,連雙目的主人亦未發覺到。

    Thor只記得前去尋找神后,他需要一點幫助,當然沒忘告知好友們,讓他們祝自己好運。

    Frigga聽見因緊張還帶著點興奮的大兒子,有點語無倫次地說完想做的事後,無奈地拍了拍孩子的肩膀。

    「你怎麼會對她有這樣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種說不出口的,好像我們兩個天生就該在一起。」

    「那麼Lucy又是怎麼想的。」

    「就是想知道答案,所以今晚我會跟她好好說的。」

    「你們才相處三日,怎麼能這麼武斷地覺得就是她了。」

    Thor有點害羞地笑了笑,「就是忍不住想跟她多靠近一點,母親,你與父親當初是如何在一起的。」

    「你這孩子,或許就如你所想的,你是喜歡她的,但她的意願也是很重要,我不希望你強迫任何人接受自己的想法,就算你是阿斯嘉特的皇子也一樣。」

    「我不會的。」

「我相信你。」對自己的孩子,還是有一定的了解,只是她必需先說清楚,『Lucy』不會接受他的可能性。

    「只是媽媽認為,她不會接受你。」

    「母親?」

    「看著我。」雙手捧著孩子的臉,「Lucy與一般女孩子不同,她有很多事需要思考,並不是因為你喜歡她,你們兩人就能在一起。」

    Thor皺眉,總覺得母親想要說些什麼。


评论
热度(7)